Yuzio-

京都看花天,群集九万九千。

几个月过去了,我根本接受不了......



看到他的名字出现在逝者关注的人里的时候,还是崩溃了。作为一个泪点不算很低的人,第一次尝到这种哭的下巴要掉下来的感觉。



根本不能想像惆怅与Ibara的生活。



这些事情即使告诉别人又能获得多少理解呢。我妈问我怎么看起来不舒服,我说一位很喜欢的人病逝了。
她说别耽误时间看这些了,赶快学习。所以我又何必与人分担。以前在Ibara的微博里看到过这样一句话,越是软弱的人越爱寻找同类。我也要变得坚强。




没有人懂,我也不懂。世事无常。



不知道说了些什么,窗外阳光那么暖。



活着,走下去。

想了想还是有些难过,十年就这么过去了,我们的三年也已经过去了。在此之间,有人陆陆续续地离开,也有人从一而终。


想一想当初的梦想。今年夏天去了湘江。关于某白,初二时就决定要去,现在高一了不知道行不行。我在中考前查好了行程路线,现在已是2015,只差接你回家。


十年之约的意义对于每个人而言都不一样。我现在的想法不好说,但杭州某地的古董店小老板(曾)肯定要激动地蹦三蹦了。


但是纵观走过的这些年,他们经历了磨难,生死,别离,某天真也已长成了邪帝。他们在褪变,在成长。我们也一样。事实证明受的苦和所得成不成正比无关紧要,关键在于经历。人生最珍贵的就是经历。


从蛇沼迷城,到云顶天宫,再到邛笼石影。从一无所有,到四下流离,到散落天南地北。我们则由小破孩逐渐成熟。


很多人怀念以前的三胖。写盗笔的那几年是他最单纯的日子。不过岁月一去不复返,没有岁月可回头。他现在要想的事情太多,心太累。但是他还没有停下来,即使被改变了也没有。就像他曾说,人都是这样,一条路一旦走过去了,就算留着泪也只得大胆地往下走。


想一想那些曾经说过要做的事,想一想是怎么走到这里的。然后拿起笔,去实现它。无论是遗忘,还是被遗忘,都要继续走下去。即使悲伤、失落也无妨。


二零零五至二零一五


我们的十年过后,还会有下一个十年。



(ps.虽然我现在已萌了黑瓶TAT)



AA啊啊啊啊啊啊啊啊okali!!!!!!!
QAQ
猩猩真tm是个混蛋啊QAQQAQ

最近又重新找到了目标,也有了一位很喜欢的画师。


这几天常常在想过去的事,在想最后一任同桌笑起来时的一口白牙。我想我对“喜欢”的定义可能和很多人的不同,和身边所有人都不一样,所以我也总是后知后觉的那一个。


高中给我的感觉要比不揉杂的初中混乱的多,“谈恋爱”就像是青年时代的大潮流一样。生活,在这里,=恋爱+死学。


而我却没有真正喜欢过谁。因为我发现在这个圈子中没有我要找的人。各位都很优秀,但我再没有看到过优秀的人。


这样说未免有些大言不惭,似乎说自己有多好一样。但我本是一个不善于表达的人,所以也无法说清这种感觉。大概就是,物尤人善,知己难求。


我好像不是很能和大家走的很近,有时候也沉默寡言。并非是“众人皆醉唯我独醒”的感觉,而是我根本不想谈论那些脸啊...


有时候真想吐槽,一个你根本没有接触过的人,他的一切你都不了解,难道单凭一张脸,就能使那么多人倾心了吗。这未免太不公平,很多人因为后天的努力,成为很有才华的人,而脸不过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一张皮而已。所以不管你是本山大叔也好,刘亦菲也好,于我而言都无关紧要。


所以面对“你喜欢谁”这类的问题,我总是难以回答。我会随口编个昨天看的日剧中的人名搪塞,因为说画画你也不信吧。


很喜欢画画。虽然现在还画不出个样子来,但我的确喜欢。


可能我的“喜欢”,需要过很久才能被发现。


仔细一想,我的确喜欢过那么几个人。譬如初中教我学画的第二任同桌,以及最后一位同桌。她让我知道什么是画画,他与我有共同语言。


虽然大家说,这个姑娘明明没有那么好看啊,看起来好阴森。这个男生长的也不咋地吧,笑的好欢脱。


但这就是我在很久之后,才发现的自己一直爱着,并追求的美。

失败の混色 第一次画水彩XD

-无论我选择何种未来 无论我心中多么不安-

“面粉面粉面粉别忘了。”
“知道知道知道忘不了。”